发彩网

电影才是最后的终点,如今流量明星的电影你更看好谁?

202207月09日

电影才是最后的终点,如今流量明星的电影你更看好谁?

娱乐圈俗称名利场,有名才有利,谁红谁资源多,那些“流量明星”这几年都没少得到出演电影的机会。

不过,每个人的结果不同。比如当下备受电影圈喜爱的易烊千玺,已经成功弱化了他身上的流量标签,演员的身份更加突出。比如朱一龙,凭借最近上映的《人生大事》,获得了演技和商业价值的双重跃升。再比如王一博,已经积累了四部待上映的新电影,等着爆发。

同时,也有一些流量明星在后退。不谈由播出平台埋单的电视剧、综艺,在从观众手里直接赚钱的电影行业,他们立足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朱一龙:主演《人生大事》破10亿,在电影圈打开新局面

演员和电影是相互成就的,《人生大事》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该片主演朱一龙作为大众眼里的流量明星,之前已经参演了不少电影,但演技真正得到圈内圈外的认可,可能要从《人生大事》开始。

这部电影让他不再是观众熟悉的翩翩公子形象,他用实力证明,自己是一个可塑性很强的演员,混迹市井的痞气小人物也能演活。

朱一龙1988年生,201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科班出身,早期也演过一些电影、电视剧,但真正走红要到2018年的《镇魂》、2019年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这之后,朱一龙获得了更多出演商业大片的机会,作品包括《我和我的祖国》《1921》《峰爆》《穿过寒冬拥抱你》。这几部电影除了《峰爆》都是主旋律题材,群戏,虽然票房都很高,但演员在其中更像是棋子,并没有特别突出的表现。

《峰爆》是国内很少见的灾难类型片,朱一龙担纲主演,因为电影剧情的可信度不够足,人物的塑造也有些单薄,朱一龙的表演只能说中规中矩,难言惊喜。

《人生大事》后,相信朱一龙在电影圈将获得更多的优质资源,打开新的局面。

易烊千玺:已经成电影圈香饽饽,正出演张艺谋新片

一部电影,如果请演技过硬但没有大众知名度的演技派,将来的媒体曝光、宣发会大受影响。如果选流量,演技得不到保证,也可能扑街。所以,制片人和导演们最喜欢的就是又有流量又有演技的明星演员,这样开项目的安全感要足很多。

这几年爆红的易烊千玺就是这样一个理想的人选,很多导演都抢着用。

易烊千玺演了《少年的你》《送你一朵小红花》《中国医生》《长津湖》《长津湖之水门桥》《奇迹·笨小孩》几部电影,每部都大卖,且每一部都有好口碑,他自己的演技也备受认可。

《少年的你》《送你一朵小红花》《奇迹·笨小孩》都是没有IP基础,没有视效奇观,没有强类型的剧情片,分别卖了15.58亿、14.33亿、13.78亿票房,除了口碑出众,当然有易烊千玺作为流量明星的功劳,他带来的高关注度,让这三部电影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

现在,易烊千玺就是香饽饽。

前不久张艺谋的历史题材古装片《满江红》开机,据传主演是易烊千玺。

张艺谋一直喜欢用流量明星,也吃过明星的亏,比如众星扎堆的《长城》,口碑就很惨。

后来,张艺谋对用流量明星很谨慎了,《一秒钟》《悬崖之上》《狙击手》《坚如磐石》用了张译、于和伟、章宇、范伟、余皑磊、倪大红、雷佳音、张国立这样的实力派演员,其中前三部已上映,口碑、票房都有丰收。

现在,不愁请不到演员的张艺谋也不放过易烊千玺,可见他在电影圈有多么受追捧。

王一博:四部电影待映,搭档梁朝伟、黄渤、胡军

下一个在电影圈有大机会的可能是王一博。

王一博凭借《陈情令》走红后,至今一直维持着顶流的热度,影视资源自然纷至沓来。

其中电影已经积攒了四部,包括《维和防暴队》《无名》《热烈》《长空之王》。

《维和防暴队》是一部主旋律题材电影,讲的是中国维和警察在海外执行任务的故事,由李达超执导,刘伟强监制,黄景瑜、王一博、钟楚曦、谷嘉诚等主演,早两年就已拍完,可能在2022年上映。

《无名》由在主旋律商业片领域战绩显赫的博纳影业主控出品,《罗曼蒂克消亡史》导演程耳执导,王一博搭档梁朝伟主演,讲的是1941年中共地下党员冒死送情报,破坏日蒋媾和,维护祖国的故事。这部电影官宣后已经积攒了很高的热度,预计在今年国庆档献礼上映。

《热烈》是大鹏导演的喜剧新片,由儒意影业出品,已于近期开机,王一博搭档喜剧大咖黄渤主演,讲的是一个舞团的故事。黄渤演街舞老炮儿,王一博演卖艺少年,两人的舞团在遭遇接二连三的沉重打击后,要实现逆风翻盘。

《长空之王》是韩寒公司亭东影业的项目,由新人导演刘晓世执导,韩寒监制,讲的是以中国王牌飞行员雷达为首的特别行动小组临危受命,去完成一项艰巨的国家任务的故事。据传该片由王一博、胡军、周冬雨主演,已经杀青。

以上每部都是业内主流公司的重点电影,搭档的演员包括梁朝伟、黄渤、胡军等,都是老资历演技派,这种资源可以说是顶级的了,就看王一博的表现如何了。

电影上映前,还没法下定论。

那些没能在电影圈站稳的“老流量”

毕竟,有一些流量“前辈”曾经也是各种好资源加身,但最终并没有在电影行业赢得一席之地。

比如霍建华,凭借《仙剑奇侠传3》《花千骨》等剧爆火的那几年,主演了《超时空救兵》《情敌蜜月》《真相禁区》《捉迷藏》《28岁未成年》《逆时营救》《明月几时有》《建军大业》等很多主流商业电影,但没有一部大爆的,演技也不突出,没给观众留下深刻记忆。

从2019年的《大约在冬季》后,霍建华至今再没演过电影。

还有曾经的“归国四子”,各个都是顶流,好资源不断,每个人都有电影片约,但至今没有一个成为名副其实的电影咖。

其中,鹿晗演了《重返20岁》《我是证人》《盗墓笔记》《长城》《摆渡人》《建军大业》《上海堡垒》等电影。前些年流量还是顶用的,《重返20岁》《我是证人》《盗墓笔记》票房都还不错,其中《盗墓笔记》虽然口碑很差,但卖了10亿。后来,流量失灵,反噬电影,滕华涛的科幻大片《上海堡垒》扑街,主演鹿晗成了承担骂声最多的那个。

张艺兴、黄子韬在电影圈活跃了一段时间后也没有突出的成绩,如今主要在综艺、电视剧领域建立存在感。吴亦凡犯案被抓,连带作品都已下架。

这样一时红的例子还有很多。

电影圈需要什么样的流量明星?

虽然进入电影圈不难,但是要站稳脚跟并不容易,票房号召力是靠持续稳定地输出好作品建立起来的,流量即票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导演、制片人,或者出品人选择演员,名气当然是重点考虑的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演员和角色的适配度,以及演员身上的可能性。

《峰爆》导演李骏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自己选演员不看过往作品,而是重见面聊,见朱一龙前没看过他的任何作品,见面之后,他觉得朱一龙身上脆弱和狂热混合的气质正好符合了他对于洪翼舟这个新时代铁道工程师的想象,于是选定了他。

“我选择演员的一贯标准都是贴合。当我见这个演员,我会觉得他跟我想要的那个人物是有气质上贴近的一些东西。其次就是他让我有想象空间,就是他身上有什么样的魅力,是我觉得适合在我这个片子里把它释放出来的,我需要那种想象空间。

选择朱一龙,也是因为他外表俊朗,也是电影学院科班毕业,本身也积累了那么多的表演经验,我相信他具备有这样一种演绎的能力。同时也是看到他身上的那种混合,他是脆弱和狂热混合为一体的一个演员,只是过去表达他细腻的部分多一点。”

易烊千玺更是被很多合作过的导演和演员夸过好。

拍《长津湖》的徐克说年轻演员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生活体验跟他对很多事情的感受,去解读表演,阐释出来。

“千玺是一个内心感觉很丰富的演员,他真的能感受到剧情里面所需要这个人物所感受的东西,他特别的地方就在这里。我常常觉得演员如果相同的地方太多是可怕的,造型相同,生活行为、讲话方式相同,不好,这个对我们的工业是一个破坏。

每个演员有他的特点,把这个特点表现出来,而且让观众感受到。我希望我们有很多很多这个类型的演员出现,这样我们拍电影就很容易了。”

光有特点,有独特的气质还不够,拍摄过程中的努力也很重要。易烊千玺在剧组的努力程度连拼命三郎吴京都赞不绝口。

拍《长津湖》吴京是带着拐杖进剧组的,易烊千玺“继承”了他的拐杖。拍摄时,易烊千玺受伤,韧带有一根断了,一根撕裂。为了赶进度拍戏,他没有去住院,拄上拐杖继续拍戏,拄着拐杖爬不上去坡,就扔了拐杖跪着爬上去,让吴京感叹这个年轻人“难能可贵”。

出品人于冬也赞赏易烊千玺敬业,拍《长津湖》前前后后八个月时间,他一直在剧组,没有请假去串戏,没有去走秀,除了春晚和元宵节的节目。作为一个年仅20岁的流量明星,这样的态度让于冬敬佩不已。

演员在电影圈立足有那么重要吗?

得到电影圈的认可对一个演员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娱乐圈是存在鄙视链的,就是演话剧似乎比演电影更高大上,演电影似乎比演电视剧更高大上,而那些参加选秀、跑综艺、说相声演小品的,又似乎没有演电视剧的高大上。

这种鄙视链在过去更明显,如今,电影、电视剧、综艺在国内似乎已经没有界限了,很多明星大腕儿都是通吃,所以没法说谁鄙视谁,多数时候的情况是谁更红谁更有底气。

但要从商业跟艺术两个维度看,各类娱乐媒介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在投资上,一部大制作电影,预算可能达到五六亿,这够拍一部S级大剧了。一部电影120分钟,一部剧40-60集,每集45分钟,这样拍出来的作品在精细度上的差别可想而知。

如果你是一个导演,是想拿着更多的钱用更宽裕的时间拍更短的电影,还是拿着更少的钱用更紧的时间拍更长的电视剧?

演员的选择也是同样的,演一部电影,台词量少,空间大,可以打磨的时间多,一条不过,可以拍十几条,尝试不同的表演方法,但是追求走量的电视剧就很少有这样的待遇。

演了好的电影,有机会去国际电影节走红毯,拿奖,体验那种备受尊重的职业成就感,而电视剧的奖项在国内,数量、分量、关注度都没电影那么高。

演了电影,拿了影帝、影后,再去演电视剧,那叫降维打击,而演电视剧再红,进入电影圈也是有门槛的,像胡歌、张嘉译、孙红雷、孙俪、海清、赵丽颖、刘诗诗等电视剧大咖这么多年了也没获得多少演好电影的机会。

胡歌直到2019年才演了刁亦男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去了戛纳电影节。海清最近两三年接了《蓝色列车》《隐入尘烟》两部文艺片,其中《隐入尘烟》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孙红雷自十年前的《边境风云》《毒战》《全民目击》后就再没演过像样的电影。

以演电影获得认可的黄轩、刘昊然、井柏然、欧豪、章子怡、白百何、倪妮、舒淇、周冬雨、马思纯等在电影圈显然有更多的机会,而且很容易在电视圈展开事业。

而有些电影大咖像吴京、沈腾、黄渤、张涵予、徐峥等,现在光电影都够忙的,电视剧对他们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

张涵予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后来很少接电视剧,原因是没法精益求精,达不到自己的标准。

“从我做演员到今天,就没有同时跨过一部戏。全都是用三个月、四个月的时间,去完成一个角色。这个就很适合电影。也是后来为什么电视剧拍的少的原因。那就是因为,它需要大篇幅的对话,去把人物衬出来。但是这个对话,就很值得推敲了。

我曾经也拍电视剧,那剧本拿到手里,我就基本上把一篇台词全部删掉了。我说这根本就不能说,导演说你得说,要不然凑不成一集。电影就不存在这个问题,电影我就可以细细地打磨每一句台词,能不说的就不说了,不是非得说话的。”

张涵予有一个导演梦,也是拍电影,而不是拍电视剧,就像徐峥、陈思诚、邓超、陈建斌等很多转型做导演的演员一样。

可以说,不管是立志于演戏的,还是立志于当导演的,每一个艺人心中都有一个电影梦,而非电视剧梦,电视剧可以是跳板,可以是饭碗,但电影,才是终点。

发彩网平台,发彩网官网,发彩网网址,发彩网下载,发彩网app,发彩网开户,发彩网投注,发彩网购彩,发彩网注册,发彩网登录,发彩网邀请码,发彩网技巧,发彩网手机版,发彩网靠谱吗,发彩网走势图,发彩网开奖结果